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視力保護:
電改試點為何患上“拖延癥”
來源:中國能源報????日期:2019-04-11????????訪問次數:????????字號:[????]

  現貨交易通過反映電力的實時供需情況,能夠引導人們在“晚高峰”時段少用電、在其他“低谷”時段多用電,讓人們的生活變得更經濟、電力資源的配置更高效。因此,電力現貨市場被視為電改成功與否的“試金石”。
  以去年8月31日南方(以廣東起步)電力現貨市場試運行啟動為標志,邁入第四個年頭的新一輪電改走出關鍵性一步。然而,半年多過去了,僅甘肅、山西兩省按時間表試行電力現貨交易,蒙西、浙江、山東、福建、四川等5個電力現貨試點推進工作遭遇“難產”,未按照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要求,在2018年年底前啟動電力現貨市場試運行。
  事實上,即便是先行試點的廣東,相關試點工作也僅僅是開了個頭——2018年底雖已完成《南方電力現貨市場建設實施方案》,但市場運營交易體系直至今年3月28日才剛剛通過評審鑒定,而交易辦法等配套政策目前則仍處于征求意見稿階段。
  電力現貨交易能夠實時反映電價變化情況。例如,目前人們家中的電燈無論什么時候打開,不管是白天還是黑夜,電價都是一樣的,但在現貨交易時,電價在不同時段是不一樣的——在大家都開燈的晚上,電價會高,而在用電較少的深夜,電價會很低。換言之,現貨交易通過反映電力的實時供需情況,能夠引導人們在“晚高峰”時段少用電、在其他“低谷”時段多用電,讓人們的生活變得更經濟、電力資源的配置更高效。因此,電力現貨市場被視為電改成功與否的“試金石”。
  但看似簡單的交易,記者在采訪中聽到最多的是“阻力很大”“爭議不斷”“很不樂觀”。
  “由于技術路線、結算方式等關鍵議題各方無法達成一致,有的試點地區甚至連初步方案還未形成。”
  按照2015年電改“9號文”的規定,我國未來的電力市場將由中長期市場和現貨市場構成。以年度、月度為周期的中長期市場交易已在國內大部分省市展開,而以短時和即時電力交易為主的電力現貨交易試點目前還在探索籌備階段。
  早在2017年8月28日,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就聯合下發了《關于開展電力現貨市場建設試點工作的通知》特急文件,選擇南方(以廣東起步)、蒙西、浙江、山西、山東、福建、四川、甘肅8個地區作為第一批試點,要求2018年底前啟動電力現貨市場試運行。
  截至目前,只有3個省份啟動電力現貨試點。“甘肅省能率先'破冰'是因為省間現貨交易搞得好,為電力現貨做了鋪墊。”業內知情人士點評甘肅電力現貨市場試點時表示。
  鑒于電力現貨市場推進緩慢,國家層面被迫放寬了電力試點的時間表。國家能源局綜合司去年11月下發的《關于健全完善電力現貨市場建設試點工作機制的通知》指出,各試點地區原則上應于2019年6月底前開展現貨試點模擬試運行。
  為加快推進電力現貨市場試運行,國家能源局文件還明確了試點省區的牽頭聯系部門,其中蒙西為國家能源局新能源司、浙江為國家能源局法改司、山東為國家發改委運行局和基礎司、福建為國家能源局市場監管司、四川為國家發改委價格司。
  據悉,山東、浙江、福建、四川正在按地方政府主管部門的計劃進行方案設計和規劃編制工作。“5個試點今年上半年能否如期啟動仍是問號,不少專家期待通過試點帶動全國電力現貨市場百花齊放,更是有待驗證。”上述知情人士表示,“由于技術路線、結算方式等關鍵議題各方無法達成一致,有的試點地區甚至連初步方案還未形成。”
  “電力市場改革的核心不在放不放權,而在于'觀念改變'”
  多位受訪專家、學者向記者表示,電力現貨試點難以推進的根本原因,是市場組織者對現貨市場運營后的結果沒底。
  以浙江為例,浙江省能源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浙江省外來電比例較高,“十三五”后期和“十四五”期間電力供應能力增加主要依靠外來電。初步測算,到“十四五”末浙江外來電力、電量分別達5000萬千瓦和2500億千瓦時以上,占全省比重高達46%和41%左右,基本接近浙江全省總量的一半。若此部分外來電力不能參與浙江電力市場,則意味著浙江用電總量中近一半的電力量、價將與浙江電力市場交易無關,屆時浙江電力市場現貨交易價格將在很大程度上受控于外來電,浙江電力市場的代表性和開展市場競爭的意義將大打折扣。
  從事現貨市場研究的上海電力大學教授謝敬東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指出,電力現貨試點和目前開展的中長期交易市場(如現在普遍開展的電力用戶與發電企業直接交易)的本質區別在于,中長期交易市場容易掌控,現貨市場難以掌控。容易操縱對市場組織者來說是好事,可以比較容易地防范市場風險,按照組織者的意愿調控市場,所以全國各地都在推進。“但這樣一來,就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市場。而現貨市場正好相反,市場化程度高,風險防范的技術要求高,研究不透容易出現市場風險問題,這是目前我國電力現貨市場推進緩慢的根本原因。”
  除了風險防控,在電力現貨市場交易機制的規則,配套現貨的中長期交易模式,不同成本電源同臺競爭、調度、交易如何與現貨試點銜接、結算等關鍵問題上,相關方存在意見分歧,需要統一意見并予以明確。
  關于這些問題,即使是電力現貨試點先行者廣東,也仍在摸索解決之策。“今年我們的重點工作是做好現貨的試運行,以及各項規則和配套機制的完善。”廣東電力交易中心一位不愿具名人士對記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有專家認為,電力現貨試點推進緩慢另有原因。
  “電力現貨市場難以推進的核心問題還是電網阻撓和地方經信委不愿放權。”有業內人士指出,地方管理部門管理發用電計劃,屬于核心權力,自然不愿意輕易放手。
  另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電力市場改革的核心不在放不放權,而在于'改變觀念'。有人擔心,電力現貨將會影響省內中長期客戶的利益,影響本省GDP。”
  而在電網側,華南理工大學電力經濟與電力市場研究所所長陳皓勇對記者表示:“電網不會阻撓電力現貨,反而歡迎現貨,因為在調度不獨立的條件下開展現貨交易,這既完成了改革的政治任務,自己的利益又不會受到太大的損害。”
  “現貨市場和電力市場是兩碼事,現貨市場在經濟學理論上是簡單的,但是技術上是很難的。”
  針對大部分電力現貨試點不能按既定時間試運行的現象,有業內人士認為,我國首批8個試點地區經濟發展程度、電力基礎情況不一,所以電力現貨交易管理系統建設沒必要急于求成,更無需強行要求“齊步走”。
  一位地方能源局電力部門的官員向記者表示:“電力現貨試點本來就不可能快,慢才是正常的。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電力現貨市場,目前電力現貨定義還未統一意見。”
  陳皓勇則認為,如今電力體制改革出現明顯的“四化”趨勢:簡單問題復雜化,體制問題技術化,實踐問題理論化,改革任務形式化。“電力現貨并非物理電能商品,只是個優化調度數學模型,由于遠遠脫離實際,所以,電力現貨概念有很大的炒作成分。”
  謝敬東也認為,電力現貨是一項涉及技術、經濟、法律多領域實操經驗的繁雜工作,推進電力現貨市場需要幾個條件:一是要堅定改革決心,絕對不能有可以不搞市場的僥幸心理,這樣才能齊心協力。二是要建立“1+3”體系。“1”是一部好的電力市場運營規則,“3”是適合中國國情的風險防范、市場監管、宏觀調控措施。如果有“1”沒“3”,就像日常工作沒有廉政建設一樣,容易出問題。目前國內對“1”研究較多,對“3”的研究太少。三是要有適當的市場啟動時機?,F貨市場啟動需要供需相對寬裕、發電企業不能普遍虧損、煤炭價格相對較低等條件,不能在上網電價長期受到行政壓制的情況下啟動市場。
  因此,要推動電力現貨市場發展,“從國家層面來講,一是要進一步明確改革的目的,讓大家清楚改革的要求,放下思想包袱,堅定改革信念。二是要逐步減少地方政府的行政行為,降低行政干預;三是要加強對地方電力市場建設方案的指導。”謝敬東建議,“對地方層面來說,要清楚國家的要求是一定要執行的,要敢于擔當,敢于作為。同時,應加強對電力市場的研究,提高風險防范意識和能力,選擇合宜的啟動時機。”

?【打印】?【關閉



   
俺也来俺也去俺也射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